您的位置::台铁机械网 >> 最新文章

重启IPO某环境监测仪器厂商深陷行贿四重门_[资讯&]综合布线

时间:2021年07月09日

力合科技(湖南)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为湖南力合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创建于1997年,于2011年9月完成改制,整体变更设立股份公司,总部位于长沙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俗话说,事不过三,但这句话对于近来重启IPO的力合科技来说,好像并不适用。继去年年底补充披露前高管左颂明涉行贿案后,力合科技于今年1月又被媒体曝出第二起员工行贿丑闻。据湘股内参调查,力合科技第三起、第四起行贿案也渐渐浮出水面?

如果说此前被曝光的行贿案件还可将责任归咎于左颂明和饶某某的个人行为,那么2011年5月,左颂明从公司账上支取30万元送给湖南省发改委原总经济师杨某某(杨世芳),感谢其帮助公司申报项目一案,力合科技无论如何不能轻松甩锅了。

1、IPO前行贿高管火线离职

力合有限(力合科技前身)成立于1997年5月,由张广胜、彭兵、曹亮、左颂明共同出资创立,初期主要从事灌浆记录仪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

2003年9月,力合有限进行第一次股权转让,彭兵和曹亮退出股东队列。原先的四个创始人,只剩下张广胜和左颂明两人。

从公开的履历来看,张广胜和左颂明在1990年代都曾任职于湖南知音电话公司和湖南邮电工业总公司。1997年,两人离开湖南邮电另起炉灶,分别任力合有限的总经理和副总经理,一正一副的默契搭档,让力合有限一路发展壮大。

2002年起,力合有限进行业务转型,开始进入环境监测专用仪器仪表业务领域。考虑到增加股本对政府环保部门客户的开发能够产生积极影响,2003年初,创始人股东决定对公司进行增资。

然而,彼时占股60%的大股东张广胜恰逢手头资金紧缺,经股东商议后,决定先由左颂明以其名下房产评估作价180万元对力合有限进行增资。本次增资后,左颂明持有的公司股份由原来的10%直接升至67.86%,暂时取代张广胜,成为力合科技第一大股东。

2003年9月,张广胜筹措到资金,左颂明第一时间将大股东之位原位奉还。

此后,张广胜和左颂明一直作为公司第一、第二大股东,到2015年3月2日,左颂明因个人原因离职后,这种情形都未发生改变。

按说作为公司创始人之一,和大BOSS有着20多年过硬的交情,还经历过“雪中送炭”的时刻,左颂明为何会选择在IPO前夕离开为之奋斗十余年的力合科技呢?

力合科技在2015年4月报送的第一份招股说明书中,对此讳莫如深。2016年10月,力合科技更新招股书,末尾以简要的文字交待了前高管左颂明曾因向珠海市环境保护站监测站原站长行贿而在2014年7月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

至此,左颂明离职原因不言自明,但他的离开并没能将力合科技拉出“行贿门”的漩涡。

2017年1月初,媒体曝出“行贿门”第二弹。除左颂明外,力合科技员工饶某某也因向四川省德阳市环境监测站原站长行贿而于2014年10月被四川省中江县公安局刑拘。

紧接着,证监会消息传来,力合科技成了今年首家IPO申请被取消审核的公司。

2、至少三起行贿案未公开披露

对于以牺牲一员大将换取IPO机会的力合科技来说,当然不会甘心就此倒在IPO的路上。

今年4月初,证监会更新IPO申请企业情况,力合科技状态显示预披露更新,似已落实相关事项,重振旗鼓,满血归来。

但湘股内参查阅相关资料发现,力合科技一波三折的上市路仍未显明朗。

如果说此前被曝光的行贿案件还可将责任归咎于左颂明和饶某某的个人行为,那么2011年5月,左颂明从公司账上支取30万元送给湖南省发改委原总经济师杨某某(杨世芳,已落马),感谢其帮助公司申报项目一案,力合科技无论如何不能轻松甩锅了。

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上一份名为《不起诉决定书(相对不起诉适用)(左颂明)(公开版)》(“雁检公诉刑不诉〔2016〕33号”)的法律文书详细讲述了该案的缘起经过:

本案中,力合科技不仅以公司账上资金行贿,还涉嫌伪造单位存款证明以骗取发改委项目资格,获取国家资金。

文书中所提“发改委‘产业结构调整项目’”“ 智能化水质在线监测仪器及系统产业化建设项目”多次出现在力合科技的招股书中,截至2016年6月30日,该项目仍有140万元补助作为递延收益,尚未计入公司营业外收入。

此外,公开资料显示,力合科技彭某某曾先后于2011年底和2012年年初向福建省龙岩市环保局副局长邱殷毅行贿。经邱殷毅推荐、介绍,力合科技与紫金矿业集团签订了购销在线自动检测系统设备的合同。招股书显示,紫金矿业集团目前仍在力合科技前五大企业客户名单内。

至此,力合科技曾经涉及的4起行贿案已完全浮出水面:

申报发改委项目(未披露)

涉事方:湖南省发展与改革委员会总经济师、党组成员杨某某(杨世芳、已落马)

行贿日期:2011年5月

行贿金额:共计59万元(29万支付给杨某某儿子所开投资咨询公司,30万元直接送给杨某某、赵某夫妇)

紫金矿业集团紫金山金铜矿污染事故后期处置项目(未披露)

涉事方:福建省龙岩市环保局副局长邱殷毅

行贿日期:2011年年底至2012年年初

行贿金额:共计4万元

德阳市环境监测站采购项目(未披露,媒体曝出)

涉事方:四川省德阳市环境监测站站长应某某

行贿日期:2012年至2013年国庆

行贿金额:共计7.9万元

珠海市环境保护监测站相关

涉事方:广东省珠海市环境保护监测站站长叶某某

行贿日期:2012年年末

行贿金额:10万元

3、都是上市惹的祸?

为何一家本应是创业典范的民营企业,会频频以行贿的方式推进公司业务?甚至不惜三番五次挑战法律底线?

仔细浏览上述案件可发现,力合科技相关人员行贿日期均集中在2012年前后,而这也是力合科技第一版招股书中报告期的第一年。

力合科技是否为了满足上市盈利条件,抑或为了美化公司业绩,增大IPO过会几率而做出如此铤而走险的举动呢?公司目前的盈利状况究竟如何?

湘股内参翻阅两版招股书发现,力合科技近年来的财务指标,实在称不上亮眼。

2012年至2016年6月30日,力合科技接受的政府补助占净利润比例如下:

从上表可看出,力合科技的净利润近年来增幅微小,且政府补助占比近半。此前行贿案中提到的“智能化水质在线监测仪器及系统产业化建设项目”,补助金额为300万元,仅此一项,若在一年内全部入账,就可占据力合科技净利润近10%的比重。

此外,力合科技的应收账款也处于居高不下的水平。招股书中,力合科技引用聚光科技、先河环保和雪迪龙三家同业公司的平均应收账款余额和应收账款周转率,对比得出公司各项指标处于正常水平。

但事实上,聚光科技在2010年准备IPO时就已经因为过高的应收账款余额、较低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和难看的经营性净现金流而饱受诟病。力合科技以其作为同业对比并得出的所谓“行业平均值”,明显有失偏颇。

若排除聚光科技极端值的干扰,仅引用先河环保和雪迪龙的数据作为“同业平均值”,可得到下表:

可以看出,力合科技在2012年之后各完整年度的应收账款指标,均劣于同业水平。力合科技是否在2012年之后调整了信用政策,试图以激进扩张的方式来增加营收呢?这点我们暂时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随着应收账款金额上涨而来的,必然是日益增大的坏账风险。

二手叉车价钱

昆明无缝管价格昆明焊管批发价格

木屑颗粒机批发价辽宁木屑颗粒机批发价

西门子漳州数控授权代理浔之漫智控技术上海有

友情链接